García_Termi

【翻译】Truth 作者:smaragaide

Veronica_acinorev:

《绿黑家族》作者续写的第七季指珊

Truth
Sansa迎着寒风驻立在临冬城的塔楼顶。没有多少时间了,她的心情很沉重。她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,但是痛苦的感觉却是那么真实。不是因为弟弟所说的那些背叛的真相,而是一种失落感。那扇门将永远关上了,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亲眼见证。

曾经有多少次在梦中将他杀死?每当Ramsay用惊恐折磨她,哪怕找到Jon并得到他的保护后。当那次在Mole's Town重逢后,Sansa只想要去伤害他。让他感受与她同样的痛苦。不只是肉体上的伤痕,这次背叛也将她的心伤透了。然而,她依旧留他一命。

Brienne质疑她放走他时的眼神并没有让Sansa动摇。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还需要他,虽然她亲口对Petyr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他。后来,他响应了她的求助,她知道他一定会帮她。那天她对他作出声明,但她知道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。他也一定知道这。她讨厌他如此了解自己。

自那天起,Jon被宣布成为国王以及临冬城公爵,而Petyr因为某些原因留了下来。他向她示爱并且说出了计划,但最终Sansa拒绝了。她认为,他似乎是为了她而非其他原因留下来。

Sansa说服了Jon她能控制好Petyr,他依旧是有用的。他的财富和人脉,贸易能力和操纵能力是维斯特洛数一数二的。他控制着Robin和谷地,此刻迫切需要这些支持。她建议Jon去见那个Targaryen女王。她建议去结盟。此刻任何盟友都比Cersei好。Petyr是他们所有消息的来源,Sansa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他已经计划好的,还是说自己正越来越像他。

她有龙,军队,两个强大的盟友和谋士。夺下君临然后共同抵抗北境长城外的东西。如果他们不想让疯王的女儿坐上铁王座,他们可以以后再处理。谷地的供给可以养活北境,Petyr将财富和时间投资的很好。他提供出这些,并不是因为Jon。他不必说,但Sansa知道。与Jon毫无关系,而只是为了她。他把一切都给了她。

当哥哥离开临冬以后,Petyr是否会来使用离间计呢?那副美丽的画,她这么叫它,似乎对他而言已经遥不可及。他把一切都赌在了Sansa身上,让她成为北境守护,甚至是北境女王。他就能控制三分之二的维斯特洛,然后轻松夺下君临根除Lannister家族。

Sansa依旧喜欢这个想法。她想要Cersei和其他人都去死。真的不在乎谁坐上铁王座。Jon有那些忠诚的谋士,她觉得他会是个好国王。她曾经有的那些嫉妒都已经消失了。她现在知道了,自己不想要那份责任。人们因那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失去生命。
不,只要可以打败长城外的威胁,Sansa很乐意由其他人来统治。她不想做女王了。哪怕Petyr的提议很诱人。她知道他俩最终都会死。也许这只是一个期望,他想让她做他的女王。无论这是否是他真心,他给了她权力......控制他的权力。就如Jon离开前她说的,小指头还有用。她能牵住他,让他相信能得到他想要的。

这是Cersei多年前教导Sansa的,那时她还是个天真的小女孩。她知道Petyr不只想要铁王座。经历了Ramsay,与Petyr同床的想法不再可怕。让Petyr得到她一晚,Sansa确定自己就能说服他了。

她没料想到的是自己的情感。与Ramsay同床时她的精神是完全抽离的,每次被占有时都假装自己在别处。但是当Petyr亲吻抚摸她时,他是如此温柔,似乎害怕会伤到她,Sansa觉得周围的那层冰霜被融化了。他的温柔让她无法呼吸。每一个触摸、亲吻,都是一次道歉。并不如她料想的那样在她身上宣泄自己的欲望。

Petyr侍奉着她身体的每一寸。与他做爱的那晚,Sansa本有的控制力都消失了。多少次想象与他同床的感觉了。如果将自己献给他,就能将他控制于手中。如果让他相信得到了他想要的,就能利用他。

她从没料到自己会想要他。不只是他给予的快感。比这更多,这真令她害怕。她曾经紧紧拽住的对他的愤怒和仇恨消散了。她还没有原谅,他也没有请求赦罪。他用自己的方式道歉。也许他还有别的计划,或者说他只是接受了此刻他俩的处境。也许他是真的爱她的。

他做了那么多事,这么久以来,她不可能爱上他的......不是吗?

Sansa向自己保证不会再去找他。那晚将是唯一的一晚。只是她对于他授予的好意。但她告诉自己,这是假话。她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,她躺在他的怀中。Jon和那些大人们不在这儿,不能来评判她。而留下来的人完全不知道Sansa与Petyr之间的事,他们在公共场合从不表露对彼此的喜爱之情。他只是一个来自谷地的谋士。他们会在一起讨论事务,有时与其他大人夫人一起用餐。他会与她漫步在积雪的花园,但没人想到这些。只是他俩的小秘密。

什么都没变,但什么都改变了。他知道,她不再是他的棋子。Petyr只有两个选择。留下或者离开......但都依她的意愿。他说出了自己的爱意,但却没有求婚。他知道自己得到的只会是又一次拒绝。Sansa再也不想结婚了,哪怕是嫁给他。然而,她却控制不住那些困扰的情感,不只是他们每晚都会同床共枕。有时是寻求慰藉,或者是暂时的逃离现实宣泄欲望,Sansa也不确定。她不想对他产生感情,但每次从他安全的怀抱中醒来时,日出透过窗户洒了进来,似乎这个世界只剩他俩......Sansa明白了。

她比自己愿意承认的更像Petyr了。她试图说服自己不会像他那样无情,但这很虚假。她目睹了Ramsay的狗活活撕开了他,Sansa若是说自己不喜欢看着他死去,那就是在说谎。她一直希望自己能亲眼看到Joffrey被噎死。

许多早晨,她注视着熟睡中的Petyr。一开始他睡得不多,也许害怕她会下手杀了他,可能他是对的。几个星期过去了,几个月过去了,Petyr终于顺从地相信了。他睡着的时候是那么的平和。抚平了脸上的线条,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。如果她动了,他会无意识地抱紧她,这细小的举动会让她的心跳漏一拍。不,她不会让自己爱上他。Lysa爱过他,看看她是什么下场。

这也不是真相。Petyr从没爱过Lysa。无论他俩之间这是什么,这可能是爱。需要彼此的陪伴......需要彼此的理解。如果他们活了下来,Sansa无法想象自己会相信别的男人。她不知道自己相信Petyr多少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——他真的爱她。Jon迟早是会结婚的。也许他会成为国王,然后把临冬城留给她。那时,她怎么可能还会相信另一个男人呢?如果Petyr能放下自己的骄傲和仇恨,他会留下和她在一起吗?他们在这儿会幸福吗,她会不会永远在猜测他在密谋着什么新的计划。啊,她多希望他们可以只是一对普通的男女。



呼吸着寒冷的空气,Sansa戴着手套的手拽着塔楼的石头。时候到了。时光飞逝,她不再是天真自私许配给Joffrey的女孩了。那时她还没有遇见Petyr并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,那时的她,家人还没有一个个死去......她这样想着。Theon坦白从没杀害她的弟弟。她找到了Jon,然后不久Rickon死在了Ramsay手中。Sansa以为自己只有Jon这一个亲人了。如今站在这儿,Sansa责骂自己还有别的奢望。

某个下午,幻想被击碎了。Sansa与Petyr再也不能假装了。Sansa曾经记忆中那个好斗的小女孩并不是如今走进临冬城的这个。她只能从那把她带的剑认出她来——缝衣针,她这样叫它。女孩已经变成女人,在她的眼中,多年的分离让她经历了很多。在她那个年纪,Arya还显得又些矮小,但她变得凶狠而且吓人。

Petyr非常明智什么也没说,离开了姐妹俩所在的庭院。他俩似乎认出了彼此,或者这只是Sansa的想象?Arya只看了Petyr一眼,但她脸上有一闪即逝的奇怪表情。

这是一场奇怪的重逢。Arya从来不喜欢Sansa,这么多年也没有把这改变。她不知道若是Jon在这儿,他们会充满爱意地拥抱在一起吗?Sansa没有因这想法而嫉妒,她和Arya从不亲近,但她们依旧是姐妹。当她抱住她时,Sansa的心在飞翔,曾经孩子气的怒气都消失了。Jon回来时会多开心啊。她们聊了一整晚,Sansa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妹妹。好吧,基本上是一切。Sansa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说出Petyr把她嫁给了Ramsay。这不完全是谎话,只是一个没有说出的真相。

当Sansa回到自己房间时,她有些希望Petyr正在等她,但他不在。这男人并不愚蠢。他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扮演的角色,不再是情人。Arya说在她向北逃亡的路上,她看到了小指头与Tywin Lannister在一起,虽然她不记得他们说过些什么。她当时很担心他会认出她。他显然没有,也许是假装没有认出。Petyr为什么没有告诉Sansa见过她的妹妹呢?如果他想让她死,他只需要在Tywin面前拆穿。也许他不知道。下次单独在一起时,她需要问问。

后来的几天,Petyr很冷漠。他扮演着自己的角色,与Sansa保持着正常的距离。他只是一个来自谷地的谋士,不是吗?Sansa告诉Arya,他拯救了她并且杀了Joffrey。这让她的妹妹脸上起了一丝笑意。当Arya在场时,Sansa仔细观察着他,他似乎没有什么异样。后来他礼貌地参与了一些交谈,尽管父亲被处决前他们在君临的最后一次见面,Arya大声嚷出他的绰号,当时吓到了Sansa。

Petyr安静地坐在那儿,似乎仔细考虑着一切。他没有否认见过Tywin。Sansa惊讶的是他此刻才意识到那个小男仆其实是Ayra。Sansa心里松了口气。他并不知道。她感到一阵轻松,甚至不想质疑自己这是为什么。Petyr为自己辩护着,把自己说成了一个仁慈的人。他从Lannister家族那儿收集讯息,玩弄着他们。他的确杀死了Joffrey,从他们手中救走了Sansa。

与妹妹团聚的这几周,Sansa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说出Petyr有份参与Bolton的交易。那女孩很危险,虽然是血亲,但Sansa害怕她。她曾与猎狗同行,当Brienne要来保护她时,她放任猎狗死去。她已经杀了很多人,包括Walder Frey。Petyr告诉Sansa他是被谋杀的,但没人知道凶手是谁。她的舅公黑鱼被母亲的兄弟Edmure背叛了。Sansa此时都无法相信自己的家人了。这似乎又给Arya的处决名单多加了一个名字。

这也是为什么她会为Petyr害怕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保护他......第三次了。Arya似乎在等Jon归来。也许她想要与他一起发动对Cersei的战争。她无时无刻都佩戴着缝衣针,哪怕是在餐桌上。她并没有试图喜欢Petyr,Petyr也并不去讨好她。他保持着距离,Sansa已经开始想念他了。

蹑手蹑脚走在自己的家中,Sansa来到他的房间,闩上了门。他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说话上,尽情蹂躏着彼此,Sansa努力保持安静。日出前,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发现妹妹一脸指控看着她。

“他是你丈夫?或者你只是在干他?”Arya皱眉,“他年纪大了点,不是吗?你仰慕Joffrey,好像他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神。”

她们虽是姐妹,但Sansa胸中燃起了怒气。她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。她经历了那么多,这是她的权力。

“这跟你无关,”她反驳,“那些我曾经许配给的年轻男人都是魔鬼。两个Lannister和一个Bolton。你怎么敢评判我。你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。我不会质疑你喜欢上什么人,因为我也不知道你的经历。”

“是你自己选择嫁给Bolton的。”Arya继续说。

“我想要夺回临冬,愿意尽一切可能。那时我是一个人。我以为我的家人都死了。”Sansa气冲冲地说。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这只说对了一半。那时她不知道Ramsay有多可怕。Petyr说他若是知道,一定会想其他的计划。这也许是真的,但她永远不会知道了。Arya不需要知道这些。至少不是现在。迟早她会从Jon那儿知道这些。也许那时,事情会不一样。这两人是一类人,哪怕Jon与当年一样依旧善良且充满荣誉感,而Ayra呢?Sansa无法形容生活将Ayra打磨成什么样了。没关系,Jon一回来,Sansa就会被推到一边,就像他们在小时候那样。Sansa,是个局外人,Jon这个私生子却不是。Arya比起自己的亲姐姐更爱他。

换上衣服,她的肌肤还能感觉到Petyr的吻。他真的是她仅有的一切了。Sansa不会为他背叛自己的家人。至少不会为了权力。但她又能感觉到多年前那种熟悉的怨恨。Jon一回家,Sansa就什么也不是了。Arya会自豪地坐在国王哥哥身边。Sansa会被推到一边,被无视。她的建议将会被忽视。他们会把她嫁给Robin来保证谷地这个盟友吗。一个被遗忘的姐妹,这很可能会发生。

她每天都能从Petyr眼中看到,她每晚都能在他怀中感觉到。什么东西正从指尖溜走。这短短时间里属于他俩的圣地。一只渡鸦飞来,Jon要回来了。他与龙女王结盟了。他们将集结军队攻占君临。Petyr给Robin寄去了必要的信件。Sansa很担心。这只是时间问题了。如果走运,Arya会和Jon走,而Sansa会留在家里。她考虑为了Petyr的安全让他去鹰巢城,但她思索着这只会让她更担心。他一个人,更脆弱。让他留在这儿,她还能顾及到他。

多奇怪啊,事到如今,Sansa成了他的守护者。然后,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她的弟弟,Bran和一个女孩被人找到了。他很安全。他们的家庭团聚了,除了Robb和Rickon。她激动得不敢相信。母亲和父亲会很高兴他们亲爱的孩子活了下来。Bran才是临冬城的合法继承人,但这个长大的年轻小伙,残疾着,却不嫉妒自己同父异母哥哥的地位。哪怕Robb也会赞同Jon的领导地位的。她为他感到骄傲,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酸涩。她只是个女孩,那个天真没人在乎的女孩,没人相信她是个坚强的领导者。

Bran尽力解释了一切。他有Sansa不理解的能力,而Ayra着迷了。他有不可估量的价值,知道异鬼的事,似乎知道过去与未来。他不时问Jon什么时候回来,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。Arya试图让他松口,但他没有说出来。这只能告诉Jon。

他和Ayra完全达成了共识。似乎他们从没分离,而每次看着Sansa,他的脸上总带着悲伤。他知道?知道一切?这让她吓坏了。他理解她在君临做的事吗?Sansa依旧觉得Arya把父亲的死怪在了她的身上。她曾多次倒向了Joffrey和Lannister家族那边。Arya不怜悯Sansa,但Bran可怜她。

当三个Stark孩子团聚时,所有人都站在了他们身边......所有人除了Petyr。众人之中,他的神色是那么难以捉摸,但Sansa看懂了。他的眼睛再也不能对她隐瞒什么了。不只是Jon了,Sansa现在有了更多家人,她为什么还需要他呢?这就是他的眼睛告诉她的。

他不理解Sansa的矛盾。家人团聚是很棒,但她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的境地。有了Jon,Arya和Bran,Sansa安静坐在一边。没人会来在乎她。没有人,除了房间那头不时抓住她眼神的男人。

昨晚,一切都改变了,Sansa觉得糟透了,她几乎把晚餐在弟弟妹妹面前咳了出来。Bran想和Sansa私下谈谈,但Arya考虑到君临的事,决定要参与所有事。

那关键的背叛。Bran回到过去,看到了Petyr,认出了他。他背叛了他们的父亲。父亲要Petyr帮忙拿下Lannister,但最后,金袍子选择了那新上位的年轻国王。Petyr曾承诺这些人将会帮助Stark。父亲因此被处决了。姐妹们没有等弟弟说完。

她穿过走廊,摔开了门。她不记得自己愤怒地对他说了些什么。Sansa给了他一巴掌,拳头锤击他的胸口。他怎么可以!父亲本来能活下来。Petyr试图解释,但她不听。直到Arya拔出缝衣针,Sansa停了下来,不由自主护住了她的长久以来的导师——如今的情人。

“不要,”Sansa吸着鼻子,“我要和他谈谈。”

“他该死,”Arya低吼着,“如果你背叛父亲和他站一边,我也会杀了你。你还是我记得的那个叛徒吗?你想做一个Lannister。你现在反对我,你也不是一个Stark。你不是我姐姐。”

“我不是叛徒,”Sansa发怒。“他是该死。但我要先和他谈谈......私下。”

Bran被背进来,他脸上的怜悯几乎可以毁灭Sansa。他知道了。他理解了。Bran没有如Arya那样要Petyr死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混蛋,父亲还会活着。”妹妹坚持。

“不是的,”Bran终于开口,“我是看到了过去发生过的,而看不到可能发生的。我虽然可以影响过去,但我不能改变这件事。”

“别找借口......”

“不,这不是借口,”Bran打断Arya。“我们不该在这儿。”

他知晓地看看Sansa,拉着Arya离开房间。Arya一路吼叫抱怨着,但Bran理解。这不是Arya应该得到的复仇,虽然她很渴望。这矛盾冲突的时刻属于Sansa。

以防Arya改变主意,Sansa闩上了门,听见他开口了,然后她转身面对他。

“你还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吗?”他严肃地问。

“我在这儿不是吗?我刚才从妹妹的剑刃下救了你,”她平静回答,不去看他。“所以告诉我。如果你骗我,我不止会杀了你。”

“你想知道真相?你不会喜欢的,sweetling。”Petyr叹气。

“如今还有意义吗?”

“是的,永远都有意义,”他说,“教了你那么久,不是为了让你相信谎言,信以为真的。知识是一切,是唯一做出最好选择的方式。家人不会永远都在,朋友也不可能及时赶到,你应该永远相信自己的判断力。”

Sansa盯着他,曾经言语中一直存在的自大与风趣不再存在。他知道自己将要死了,他希望她知道他将为何而死。

“真相是,Sansa,你父亲这辈子都不及你一半聪明,”Petyr开始说道。“你不会犯和他同样愚蠢的错误。那些决定,不管你喜不喜欢,是这些决定害死了他。你爱他,我理解,也让这些更难以相信。当他发现Joffrey是乱伦所生,Stannis才是合法继承人时,你父亲犯了个致命的错误。他完全不知道君临的运作模式。他低估了Cersei,就如我低估了Ramsay。他把她当作了普通妇女,觉得她的孩子需要保护。若我当时知道他要这么做,我一定会阻止。我没想到他是如此愚钝。”

Sansa坐下,等他继续。

“你父亲去Cersei那儿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。他表现出仁慈,允许她带着孩子离开都城。他有Robert亲笔签名的谕旨,宣布他是摄政王,而Jofrrey无权登基。你知道Cersei是什么人。你父亲不知道自己签下了他自己的死刑令。Cersei永远不会允许你父亲说Joffrey是私生子的,更别说拥Stannis为王。”

Petyr在自己床上坐下,看起来更糟了,但他继续说着。

“如果你不认为我是有理由的,你现在就不会坐在这儿了。我不感到自豪,我从不想他死。看在Cat的份上。本来他是要被送去长城的。就连Cersei也同意了。她知道杀了他会引起战争。一场你哥哥和母亲会立刻发起的战争。整个北境都会揭竿而起。”

“为什么你要和Cersei一伙?为什么不站在我父亲这边?你本可以摆脱那个杂种。也许Robb和母亲也还能活着......”她生气地胡乱说着。

“你觉得我没有这么想过吗?你以为我想要你母亲死吗?不。”

“那你就是个懦夫?”她反驳,Petyr坚定地看着她。

“我那时还不想死。他一告诉Cersei,我就知道都结束了。如果我拥护你父亲,我也会和他一起被处决。我试图说服他耐心一些。让Joffrey称王,而他继续做国王之手。他不听。他的荣誉感让他只认Stannis为王。若是没有去找Cersei,他可能还有机会。我一听到消息就......如果自我保护也有错,那就杀了我吧,但想想看,Sansa......”

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喝了一口继续说。

“若我没做出这些事,现在你会在哪里呢?哪怕我曾爱过你母亲,我也不希望他死。我从不想让她这样痛苦。但你,吾爱......你会和那男孩结婚,会成为一个玩物。我不敢想象你会经历些什么。到时,我就无法把你偷走了。你可能永远没法回家......”

“你把我嫁给了Ramsay......”

“我永远也没办法更正这个,”Petyr叹气,“如果我能让时间倒流......”

“我们都不行。”

“Sansa,你父亲是个高尚的人,而这是个残忍的严酷的世界,”Petyr说。“他没有预料君临。他小看了每一个人,包括我。如果他能接受我的建议,我试图警告他。我救了自己。你救了自己。我们只是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。我做了自己必须做的。我曾说过若你想要我死,我就去死。似乎时机已经到了。”

“你想要死吗?”她不相信地问。

“你不是傻瓜,Sansa。别装傻,”他轻松责备。“我当然不想死,老实说,我找不到出路了。你可能可以理解我的所作所为,因为你了解Lannsiter和君临。如果你没有一丝犹豫,我应该已经死了。你理解我,也许这就够了。我们是如此相像,你和我。你的兄弟,特别是你的妹妹,我觉得,不会有这么开放的思想。我背叛了你的父亲。这就是他们需要知道的。最后,他们没有错。哪怕我觉得你可能会站在我这边,我也不觉得你能说服他们......等Jon回来,你也不能说服他。”

就算Sansa不想去相信,她的心里知道他说的是事实。这也许是Petyr对她最诚实的时刻了。他没想要保命。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。Arya不会让他活着的。Sansa也许可以推迟处死他,但Jon一回来,Petyr就必须死了。也许快速了结比推迟几个星期却无法改变这一结局要好。

多年前,她会恐惧愤怒地亲手杀了他。如今事情比他了解的还要复杂。他们是一类人。自从她的兄弟姐妹回来,Sansa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。她不再是曾经的那个Stark。Jon告诉过她。Sansa的思考与动机很像Petyr。他永远在她的脑海中,似乎永远在指导她做出决定。爱、恨......这两者之间只有很小的差别。

她恨他,他复仇的欲望毁掉了她的家庭。然而这并非他的恶意。这只是衍生出的结果。Petyr不是设下陷阱毁掉她的家族。如果父亲听了Petyr的建议,也许他还能活下来。她不能否定Petyr的理论。Sansa曾经那么幼稚,直到知道了世道的艰辛。这么多年来,父亲太天真,永远不了解政治。他只知道正直和高尚......荣誉感。君临是个没有荣誉感的地方。他迟早会被害死。Sansa懂得了游戏才活了下来。父亲是拒绝的。

第二天,带着Petyr来到心树下,这里是他要求的地方,这是她走过的最漫长的一段路。Arya和Bran永远不会理解她和Petyr之间的感情。也许Bran怜悯她,但他不会了解这复杂的热烈的感情。不管好坏,Petyr让她成为一个坚强的女人。他教了她这么多,如何生存,如何去恨......如何去爱。

他金色的修身衣服干净整洁,Sansa藏起一丝得意的笑。哪怕要死了,Petyr也会穿戴整齐。那个来自无名之地的男孩,曾经成为维斯特洛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之一。Sansa可能不同意他的方式,但她理解现在跪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。他要么会夺下王座,毁掉这个曾看不起他的体系,要么就死。他距离终点那么接近了。哪怕是现在,Sansa依旧好奇,若自己是仅存的孩子,她会选择他吗。哪怕是现在,她不禁想知道Petyr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的统治者,拯救底层的人民。

Sansa无法移动,Petyr看着她似乎能看穿她的思想。在Mole's town,她虽然很想杀了他,却下不了手。现在,他就要死了,Sansa无法忍受这个想法。那天早晨她遥望着庭院,她试图说服自己让Arya动手,而自己回避不看。但当她看到他的脸时,她知道自己必须在场。他救过她,但这次她救不了他了。

Arya拿着缝衣针走上前,Sansa发现自己拦住了她。

“不,不是你动手。”Sansa伸手抵住妹妹的胸口。

“那谁动手呢?你吗?”她冷笑着,Sansa瞬间感觉自己又成了那个愚蠢的女孩,只会喜欢漂亮裙子而不会舞刀弄剑。

Sansa挺起胸膛,低头看着妹妹。

“是的,”她平静地告诉她,从侍卫那儿拿来Petyr的匕首。

面对Petyr,Sansa停住了呼吸。Arya也许是对的。她没有亲手杀死Ramsay,只是看着。她很高兴能看着他死去,但看着Petyr跪在她面前她一点也不满足。他必须死,她知道,但这却是她此生最艰难的时刻。她从Joffrey和Ramsay手中活下来.....非常乐意亲手杀了他们,但此刻......

她在他面前跪下,心疯狂跳动着,不是兴奋而是恐惧。她真的在乎这个男人,哪怕他做出这些事。过了今天,Petyr就死了,Sansa不知道失去他自己怎么活下去。她需要他,他的建议,他的称赞......他的爱。

感受到身后兄妹的眼神,Sansa将匕首抵到他苍白的喉间。当她今晚哭着入眠时,谁能来安抚她。Petyr不会再来抱着她了。他是她的敌人、朋友、老师、父亲,而今是她的爱人。是的,她爱他。怎么能杀了他?

手在颤抖,知道自己下不了手。他们这奇怪的爱情正伤着她的心。他的眼中满是悲伤,但并不是为他自己。Petyr已经向命运低头了。Sansa看到的并不是一个男人,而是那个来自五指半岛的男孩。那个男孩曾因为爱上错误的女孩而被砍倒。那个男孩一辈子都被人看不起。这些苦涩与仇恨成就了这个男人。现在,他找到了渴望的爱,却被他自己的决定和复仇的游戏困扰。

突然,他的手握住她的,稳住了他脖子上颤抖的刀刃。他的手掌坚定,却没有把它推开。他反而把匕首带到了自己的皮肤上。没有说一句话,Petyr却告诉她该怎么做。一滴泪,又是一滴,Sansa庆幸妹妹看不到她的脸。

“我很高兴是你,”他悲伤的微笑,“你的脸庞是我最后看到的。”

“我没办法动手,”她轻声嗫嚅着,只有他听得到。

“你可以的,你一定得这么做。这就是为什么你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女王。哪怕心碎,你也能做出不得不做的决定,”他低沉地说着,而Sansa靠了上去。

“我不是女王,”她说。

“你会是的。我曾让你相信我,而我也要再告诉你一次,”他叹气,“哪怕没有我,你也会坚强下去的。你从来不需要我。你一直这么坚强。不要让他们......”他看了一眼Arya,“左右你的信念。你会是一个比我更好的领导者。你会比所有其他人都好。”

“那时我需要你,”她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现在我也需要你。我无法独自前行。”

Petyr稳住她的手,将她推开,他们再次面对面,与他的唇只有一个呼吸的距离。

“这是一种仁慈,”他浅浅的微笑引得她一阵哽咽,她迫切想要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爱这个自己要杀死的男人。“就像你的母亲,你救过我一次。在那一刻我爱上了你。我太为你骄傲了。然后你又救了我一次,我至今不知道那是为什么。每个人都要接受命运。现在是我的时刻了。这次,你必须做到。只有你。我要你向所有人证明你可以......你比所有人都强大。”

不在乎谁看到了,她靠近吻住他,唇间泪水混合着薄荷味。

“我是爱你的,”她轻轻哭着。“看着我,我向你保证,你的儿子会知道你,我会给他所有。他永远不会被人看不起。他会为自己的父亲骄傲。我向七神保证这是真的。”

他的眼中有快乐、震惊和完全的信任,几乎将她毁灭,刀刃轻松划过。锋利的瓦雷利亚钢又快又深。Sansa感觉到他的温热流了满手,但他的双眼不曾离开她。悄无声息,生命流逝,他动了动有一丝恐慌。Petyr的双眼渐渐变得无神,他跌进她的怀里,Sansa紧紧抱住他。她会陪着他一直到尽头。手指穿过他的发间,Sansa温柔地安抚着,摇晃着,就像怀抱着惊恐孩子的母亲。

“我和你在一起。”她对他轻声说着,泪水无法控制,悄然滴落。她会为了他俩而坚强下去。在最后的时刻,他的手找到了她的。握住了几秒后,不动了。

听到Arya对这情形的抱怨,Sansa给了她一个死一般的怒视。Petyr孤独了一辈子,若是他生命的尽头没有爱与同情,Sansa会觉得自己该死。他不是一个好人,但是这个世界造就了他。也是这个世界造就了这样的她。他们的童年都不会相信这是他们的结局。

她想让Petyr感受到一些幸福,爱和希望......他的一部分活了下来。不只是她对他的爱,而是生命的延续。Sansa还不是很确定,但很有可能告诉他的是事实。不管是紧张和激动而导致的身体不适,但她觉得他们在短时间内真的创造出了什么。如果这是个谎言,也是善意的。时间会证明一切。她前方的路是怀中这个男人铺就的,问题是这条路通向哪里。握紧的手松开了,Sansa低头看着那嘲笑鸟胸针,血红的掌中闪耀着银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译者:虽然很不想相信网传的那版第七季剧透,但看第六季的尿性,真心觉得第七季也就差不多那个鬼样子了……如果他死了,也只接受这篇的死法,死在她的手里,死在她的怀里,两个永远纠缠在一起的灵魂。他们之间是有感情的,虽然是冷cp,但我们cp党的眼睛是雪亮的😂




评论

热度(93)

  1. 鲸落西海岸Veronica_acinorev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多希望剧里可以由Sansa亲手......虽然这么扎刀更狠,但是他们就是相爱相杀啊qwq